良心文艺片《百鸟朝凤》,这才是拍电影的目的

如风2016-12-31浏览 522 评论 0
XM广告

电影《百鸟朝凤》获奖无数,为何两年无法上映?

9号晚上,和朋友一起观看了吴天明导演的泣血绝唱《百鸟朝凤》。
开头是几位名导的推荐,此类宣传看得太多了,已经麻木无感。说实话,第一个镜头还没呈现在眼前时,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并不大。
然而,大师就是大师,刚一开篇,那对山路上别别扭扭的父子就牢牢抓住了我的心……此后将近两个小时,眼和心都贪婪地停在屏幕上舍不得也想不起来移开。
这部朴实深情地讲述民间唢呐艺人生活的片子,透过生活的表象,还原了民间唢呐艺术被现代文明挤压消亡的沉重又无奈的过程……观影后的心情极其复杂,像绕梁之音一样几天后都还在心头缠绕回旋……
太多年没有这样的观影体验了。
这些年对国产电影的失望,已经让我很少走进影院去认真观赏一部电影了。追求票房,弄虚作假,鹦鹉学舌,东施效颦,低俗浅薄,粗制滥造……提起国产影片,只有失望。太多太多的失望。
而其实让人失望的不仅只是国产片,整个华语电影都鲜有好片。
即便是期待满满的许鞍华实验之作《黄金时代》,和侯孝贤的“坑老板”之作《聂隐娘》,也弥补不了这种失望。
谁能想到失望到底时居然毫无防备地遭遇了这部电影。一部真正的好电影。
心头不禁萌生了“中国电影还是有希望”的念头。于是兴致勃勃上网查了这部电影的前世今生。
——不了解还好,了解后简直心绪难平。
这部电影改编自2009年贵州青年作家肖江虹在《当代》发表的一篇中篇小说《百鸟朝凤》。  作者试图通过这部作品,唤起“人们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今天,应当关注、扶持和保护民族民间艺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识。
已经多年没拍电影的吴天明看完小说后,如获至宝,当即就联系了作者,感慨地说自己因为找不到适合的题材,已经六七年没拍电影了。
他说他之所以对《百鸟朝凤》感兴趣,“是因为作品中有一种气质符合我的电影创作风格。特别是在今天,人物的真善美已经不被许多艺术门类的创作者所关注,作为作家和电影导演,对此都应该有所担当。令人高兴的是,我在这篇小说中看到了作家的担当。”
于是,两个在艺术上追求一致,有文化担当、肩负使命的人一拍即合。  当吴导问肖江虹改编和拍摄权要多少转让费时,肖江虹爽快地回答:“如果是吴导亲自执导,我可以分文不收。”
后来,肖江虹应邀赴京担纲了一期编剧。半个月后完成了《百鸟朝凤》一期剧本。
再后来,就是吴导呕心沥血的艰苦创作。
72岁高龄的吴导把剧本又改了很多遍。最后一次甚至是闭关了一个多月逐字逐句地修改,“经常改到痛哭流涕”。这部符合他所思所想,讲出他心里话的作品他太爱了,剧中那对执着民间艺术、苦苦坚守信念的师徒——焦三爷和天鸣,就是他自身的写照,这两个人物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的心境,他对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忧患意识。  电影开拍后,吴导这位对“影视圈许多坏习气深感羞耻”的“老愤青”,“立志恢复当年拍《人生》《老井》时的优秀传统。他要求演员和主创到组后深入生活,研讨剧本,他则广纳众人的智慧,丰富完善自己的创作;他要求剧组严格管理,不做祸害百姓的“蝗虫”;他本人虽身兼导演兼制片人的重担,却坚持与剧组同住在条件简陋的招待所,吃同样的饭菜,不搞特殊化;他要求演员们一到剧组就穿上角色的服装,到麦田学割麦,跟唢呐指导学吹唢呐,在阳光下晒黑皮肤,一举手一投足要像自己扮演的角色。”  “音乐上不遗余力,要求尽善尽美。”《百鸟朝凤》是一首创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唢呐经典乐曲。因“唢呐惟妙惟肖地模仿演绎了栖息山野森林间的各种鸟类的鸣叫声,寓意大自然间和谐欢乐的美景”而得名“百鸟朝凤”。但在小说和影片中,这是一首难度极高、只有德高望重的逝者才配享用的葬礼古曲。为了创作出符合影片要求的曲子,吴导邀请了著名作曲家张大龙深入陕西采风,“创作了一首全新的陕西版《百鸟朝凤》。”  这部精雕细琢、饱含深情、肩负使命的发声言志之作于2012年全部拍摄完成,后在国内国际多个电影节获得好评和多个奖项。
然而,这样一部好电影、一部大师之作却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电影圈倍受冷落。
吴导曾说过:“中国电影不缺钱,缺的是创作者对艺术的真诚、对生活的热情和对社会人生的深刻思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真诚、深情、有深刻思考的好电影在不缺钱的中国电影圈却遭遇了钱荒,——发行方们都不愿意把钱投给这部“老气陈旧”的文艺片。
不仅是作品,更令人寒心的是:甚至吴导——这位作品曾书写了一个时代的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在两毛钱一张电影票的年代创下亿元票房奇迹,作品多次获奖,为中国影坛培养了大批人才,被誉为第五代导演“教父”的这样一位本该受到尊重景仰的老艺术家,在今天这个娱乐至死的娱乐圈也受到令人齿寒的冷落。
吴导去世后,有参加金鸡奖评选活动的记者写到,“昨天一早,当人们还沉浸在奥斯卡的余温中时,这样一则消息突然爆出。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则讣告被淹没在网络中,鲜有回音,直到张艺谋等名导开始为他点起怀念的蜡烛。”
于是记者们开始行动了,开始关注了,然而,“询问过一圈当晚在颁奖礼后台采访的媒体记者后,记忆让我们无比羞愧,百余媒体让明星玩现场连线的情形还记忆犹新,却几乎想不起吴天明是否曾出现在后台。”
原因是“这位曾经执导《人生》、《老井》,让中国最沉默的农民走上大银幕的第四代名导,这位曾扶持张艺谋、陈凯歌的“第五代导演之父”,真的已经沉默太久了。”  悲哀……
而那次电影节上小规模放映后,“《百鸟朝凤》自此封存,并未得到在全国院线公开上映的机会。”
“一部呕心沥血的封箱之作,却遭到了某些人投以‘太陈旧、太传统’的不公正的批评和市场较长时期以来不公正的冷漠,以致吴天明生前未能目睹作品与广大观众见面。”  据说去世前一天,他一个人独居在工作室,遭遇堵车耽搁了抢救。
“早上八点多钟,他突然感觉到不舒服,马上就给助理打了电话。但那会儿助理人在城南,幸好机灵地给120打了电话。可你知道早高峰的北京,交通很堵,车子根本开不动。最后120赶到住处,门敲不开,那会儿他应该已经晕倒躺在地上了。最后小区消防破门而入,人已经不行了,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
老友许还山最唏嘘的是:吴导离世前一晚还给他发了封“心肌梗塞怎么自救”的邮件……
而影片主演陶泽如则感叹:“年初我们还见过面,《百鸟朝凤》得了一个音乐奖,他非常高兴。他说自己晚年有五部电影计划,这才拍了第一部《百鸟朝凤》。唉,完全没想到,真是难过。”
佳作成了绝作。  为完成父亲的夙愿,让父亲的遗作能登上银幕,吴导的女儿吴妍妍四处奔波。但和吴导生前一样,很多发行方还是不愿意把钱投给这部“赚不了钱”的文艺片,直到遇到“眼睛没一直盯着钱看”的著名制片人方励,这部大师之作才终于逃脱了沉潜的命运,得见天日。  “我让方励老师看了《百鸟朝凤》,他看完之后背过身去,半天没有说话,等他转过身来,满眼都是泪水。然后他问你缺什么,我说缺资金,我现在没有足够的钱来做这件事。方励老师说你缺多少钱我给你补多少,一定要把这部电影推出去,哪怕头破血流,也要为了这部电影跟市场打一仗。让观众都看到吴天明导演这么好的一部作品,这样我们才对得起这位艺术家。”  方励说:“赚钱的机会有很多,但《百鸟朝凤》只有这一部。我相信电影观众内心的情感是共通的。什么是商业?对电影来说,观众的掌声和眼泪就是最好的商业。”
在方励的各种努力下,吴导去世两年后,这部电影终于在九大院线得以公映。
然而上映后,这部命运多舛的电影依旧还是遭遇了不公。
据北京晚报5月10日报道称:虽然《百鸟朝凤》无疑是近期内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然而,与影片的爆棚口碑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其尴尬的排片数量。”
同为5月6日新上映的影片,“《美国队长3》首日上座率为34%,《百鸟朝凤》紧随其后,为14.6%。然而相比《美国队长3》首日53.8%的排片占比,《百鸟朝凤》的排片只有2%。到了5月8日,《美国队长3》的排片为55.6%,上座率为31.0%,而《百鸟朝凤》的上座率虽升至20.6%,排片却降至1.2%。5月9日截至16:30,《百鸟朝凤》当日上座率已经达到7.9%,超过了《美国队长3》的6.9%,但排片占比仍然极少。”  有记者看本地排片表后发现,有些影城一天只上映一两场,而且,“绝大部分场次被安排在上午或晚上十点以后,黄金场次排片极少,许多观众想看电影却买不到合适场次。”
对此有人如此评论说:“你还有无数机会看到超级英雄一次次拯救世界,但却不一定有机会再看到中国老电影人憋了一口气,闷住一口血,吹奏的那一曲《百鸟朝凤》了。”
虽然排片下降,票房却小幅攀升,然后豆瓣评分也从7.9升到8.4,猫眼最高,9.5,格瓦拉居中,9.1,是目前所有上映影片的领头羊。
于是,票房和口碑倒逼排片有所回升,5月11日的排片已升至1.65.
然而今天却又跌到1.17……
一部好电影艰辛泥泞的上映路啊……  以前不了解,现如今了解了心情很是沉重:原来其实,中国电影并不缺能拍好电影的导演。
眼下,这部好导演拍的好电影正在院线苦苦坚持……
在此我想为这部好电影,为所有遭遇坎坷的国产好电影呐喊一句:
请支持国产好电影!
——也许她不合你的口味,但她是部货真价实的好电影。
在今天这个混乱无序糟糕透顶的电影市场,一部好电影要出头、能和观众见面,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请支持更多想拍好电影的电影人!让更多的好电影得到公映的机会!让真正有文化担当的好电影能在畸形混乱的电影市场拥有一席应有的位置!
——而这,更是为了我们都能看到更多更多的好电影。
你还有无数机会看到超级英雄一次次拯救世界,但却不一定有机会再看到中国老电影人憋了一口气,闷住一口血,吹奏的那一曲《百鸟朝凤》了。(文/王樾)
转自“好报”微信公众号(haobaonet),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有一技之长,独立坚强地活在世上
有这种心愿的人,来相会吧
好报,关于自由生活
每个生命都应当发光

发表评论

15 + 5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