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金莲我是无辜的

如风2016-11-24浏览 400评论 3

今年冯导有两部电影《老炮儿》与最近上映的《我不是潘金莲》。因为这潘金莲冯导与中国首富王健林父子干起嘴丈来了,冯导说我的潘金莲是无辜的受害者。因为万达集团有人叛变走了,去华谊了。在万达干了十多年的举足轻重的高管带着“技术”去对手的公司了,这相当于当年钱学森带着“核”心技术回国一样,美方当然要阻止。现在不如以前你阻止不了,于是冯导怀疑万达影城故意让潘金莲的出镜率下滑。万达给《我不是潘金莲》排片量不足两成,这太不给冯导面子了。于是冯导发布了长文《潘金莲致王健林一封信》,来回应王健林的胸怀太小。
image

曾有中国著名导演吴天明的为遗作《百鸟朝凤》下跪要求影院多些排片量,今有冯导怒斥万达要排片量。
image

这部影片是值得大家看的,为什么这么说?冯小刚在《老炮儿》中讲了什么?讲的不正是当下不尊重长辈、富二代炫富不知天高地厚的社会风气吗?那么《我不是潘金莲》讲的又是什么呢?讲的不正是那些当官为保乌纱帽,本来没事的一件小事演变成一事闹上京城的大事。

同时也反映了一个问题,信任问题。本来告了十年状的李雪莲,说今年不告了。法院长、县长、市长居然不信,说不告就不告了?那有这种事呢?于是要写保证书,李雪莲是个聪明的女人,写保证书不就是间接承认自己理亏吗?不写,于是闹翻。离人大开会就快到了,这些为保乌纱帽的官儿们急了。于是各种方法计谋使出来阻止李雪莲上京告状。其实李雪莲状告这些人是徒劳的,李雪莲的案子判定是正确的。然这些人怕威胁到自己的前程于是上演了这出闹剧。

无官一身轻
最后结尾我们看到了,因为李雪莲事件而下台经商的县长日子过好了,而且自由自在地生活。相信很多因贪而下台的官员有这样的感受,远离权利斗争。从此不用担惊受怕、勾心斗角当然是无官一身轻。好官难做,贪官估计也不好做。中国首贪徐才厚家里那么多现金、首饰他敢拿出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用吗?不敢、心多累可想而知。

其实我本人也是非常向往这种宁静的生活,无争的生活。

某云盘有《我不是潘金莲》,大家自行搜索观看。

附:小说《我不是潘金莲》故事梗概
作者:烟霞旧主

村妇李雪莲与丈夫秦玉河结婚第八年意外怀上了二胎。为了避免计划生育开除秦玉河化肥厂司机的公职,李雪莲出主意与秦玉河先离婚,等孩子生下来上了户口再复婚。谁知大半年后,李雪莲发现丈夫秦玉河与县城开发廊的小米结了婚,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李雪莲找自己的弟弟李英勇帮忙杀了秦玉河,李英勇借口去山东收棉花避而不见。李雪莲又以跟他“办事”为酬谢找拐弯镇杀猪的老胡帮忙。双方商定,“先打人,后办事。”结果,秦玉河也躲了。在化肥厂门外看厕所的妇女建议李雪莲“也闹他个天翻地覆,也闹他个妻离子散,让他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才叫人解气呢”。李雪莲遂转而找县法院法官王公道要求打官司,“先打官司,证明这离婚是假的,再跟秦玉河个龟孙结回婚,然后再离婚。”要个“鸡飞蛋打”的结果。开庭时,秦玉河委托律师老孙出庭,自己避而不见。拐弯镇政府民政助理老古出于对自己工作的维护作证离婚是真的,人证物证,一目了然。李雪莲被判败诉。李雪莲为推翻王公道判决找到民事一庭厅长老贾。老贾急着出去喝酒,把麻烦退给了法院的专委董宪法。李雪莲找到上班期间在法院门口踱步等着蹭人酒席的董宪法陈述案情,董不想管这事急于离开,与李雪莲发生拉扯,并被李告知其已经被“一包袱棉花,两只老母鸡”做了工作。董气急见骂李雪莲是“刁民”并让她滚。李雪莲又到“松鹤大酒店”门前找到法院院长荀正义拦路告状。荀正义刚陪退休老院长老曹出来。老曹酒醉后指示荀正义一定要把案子办好。荀正义只好现场询问案情,李雪莲情急之下状告“董宪法贪赃枉法”。荀正义将李雪莲推向检察院被李说恼,也骂李雪莲是刁民,让她滚。雪球越滚越大,李雪莲拦住县长史为民的车喊冤。史为民为尽快脱身参加省领导小舅子酒店剪彩,当面撒谎称自己是秘书,逃离现场,指示信访局处理告状的事。信访局局长老吕认为是“芝麻大点事”将李雪莲赶走。李雪莲头顶“冤”字,在市政府门口静坐三天。市长蔡富邦为了创建“精神文明城市”指示将李雪莲弄走。警察将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把李雪莲关进了拘留所。

李雪莲被放出来后,找到杀猪匠老胡给了老胡一个名单,让老胡将从市长到王八蛋秦玉河在内的六个人全部杀光。老胡不敢,李雪莲觉得普天下能将自己对错真假说清楚的人只有秦玉河了。她决定找到秦玉河说清楚,只要秦玉河承认她是假离婚她就了结过去过新的日子。在化肥厂大门口一家饭馆前,李雪莲与秦玉河发生争吵,心中的怒火又被点燃。秦玉河当众说李雪莲婚前不是处女是个潘金莲的话,让李雪莲决定继续纠缠下去,不仅为了证明离婚的真假更要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她决定到北京告状。

时至“人大”召开期间,李雪莲机制躲过警察的检查进入北京,又找到在省驻京办当厨子的中学同学赵大头。赵大头带着李雪莲用两天时间游遍了北京重要景点。晚上休息的时候,李雪莲发现赵大头依然喜欢着自己,让大头“别看了,该干嘛干嘛”。赵大头却手足无措,临阵退缩了。第三天,李雪莲一个人出门,阴差阳错上了人大代表的车,顺利到了人民大会堂。在临进大会堂前被控制。一位国家领导人在计划外出现在该省人大代表讨论会上,且在讨论会上将李雪莲的问题讲了出来,将省长储清廉批评了一通。储清廉认为那位国家领导人是“有备而来”为了升迁关键期的考虑,将市长、县长、法院院长统统撤职。

李雪莲从北京回来后,去戒台山拜菩萨,感慨菩萨将贪赃枉法的人都撤了职却没有惩罚秦玉河,自己是不是潘金莲的事情也没有说清楚。

此后的二十年里,李雪莲年年告状,年年春天她所在的省市县都要上演围追堵截的一幕。二十年后,正赶上全国人大换届。王公道再次来到李雪莲家里,给李送了个猪腿还与李攀亲戚,准备劝李雪莲不再告状。李雪莲突然说出自己不再告状了的话,让王公道大吃一惊并对不告状这件事产生怀疑。县长郑重基于自己处理上访的经验决定亲自见见李雪莲。李雪莲再次申明自己不再告状了,郑重却让李雪莲写个保证书,逼得李雪莲说自己要再次告状。市长马文斌最终亲自出马请李雪莲吃饭,在饭桌上李雪莲说出自己不再告状的原因是自己的牛告诉自己不要再告状了。马文斌认为是受了李雪莲奚落,告状这件事已经无可救药,事情再次不欢而散。

让李雪莲不再告状的原因不仅是她家的牛,还有赵大头。在李雪莲家牛死的第二天,赵大头来看李雪莲,一番真诚的劝解让李雪莲想通了。赵大头还吐露了自己想要跟李雪莲结婚的想法。

市长马文斌走后的第二天,李雪莲家四周就站了四个警察,对李雪莲进行严密监视。李雪莲与赵大头设计灌醉警察逃了出去。县里、市里大乱。

县长郑重在北去的路上都布置了警力,李雪莲与赵大头却向东走了。两个人在临县正式发生了关系,赵大头借机再次劝解了李雪莲。李雪莲决定不再告状也不回去。最后折腾那帮“贪官污吏”一回再回去。两人跑到山东爬了泰山。李雪莲在无意中却听到赵大头打电话才知道他跟自己好也是跟那帮阻止她上访的人一起定的计谋。原来县法院专职委员贾聪明为了谋得副院长的位子撺掇赵大头与李雪莲结婚,并承诺事成后让赵大头的儿子在畜牧局转正。贾聪明越过法院院长王公道向县领导献功却没有提及赵大头儿子转正的事。承诺不能兑现,与赵大头在电话里吵了起来,被李雪莲发现。

李雪莲从山东泰安跑了,所在的县、市又大乱。县长郑重将王公道和贾聪明大骂一通,要求法院系统去北京将人找出来。郑重又讨得市政府秘书长的建议,抽调警力在大会堂四周撒网围堵李雪莲。

本来这次找人没有法院系统的事,因为贾聪明的自作聪明,法院系统在王公道带领下十五个人在北京展开地毯式搜索。贾聪明受到从王公道到职员的一致埋怨。

李雪莲乘坐县际间的乡村汽车上北京,由于又气又累,终于在固安去大兴的客车上病倒了,被送往牛头镇医院,在医院住了六天。为了能还上医药费,李雪莲做着医院的救护车进了北京。好不容易找到表弟乐小义,却被王公道抓个正着。她的儿子秦有才跟着来了,并且告诉李雪莲秦玉河死了。秦玉河死了,李雪莲这些年告状的链条就断了,告状也没了意义。不但官员没法告了,潘金莲也白当了。李雪莲在菜市场大哭一场昏倒了。当她醒来,全国人大正好顺利闭幕。

王公道等人和秦有才相继回了老家,李雪莲给表弟乐小义写了纸条,一个人往郊区走,准备自杀,在桃树林里被看果园的人救下,那人建议李雪莲真的要死就去他对头的果园死,正好帮他出口恶气,李雪莲“噗嗤”笑了。

“又一村饭铺”的老板老史去东北给姨妈奔丧回家,在北京买不到票,眼看着赶不上跟自己得了脑瘤的牌友老解搓最后一回麻将的机会。他机灵一动,在车站广场高举写有“我要申冤”的纸,被警察以为他要上访,专程派员送回家,正好赶上与老解的牌局。老史叫做史为民,就是当年因为李雪莲上访被撤职的县长

XM AD

如风,发表在小民观影打印此文

本站为姜哥创建的一介小民,内容大多为原创。创作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发表评论


92 + 20 = ?

  1. 代寫essay
    代寫essay @回复

    感谢推荐,今天晚上看看

  2. boke112导航
    boke112导航 @回复

    不看介绍的话还以为是我们想象中的潘金莲呢,没想到竟然是说上访的闹剧,周末抽空看看,谢谢推荐

    • 如风
      如风 @回复

      @boke112导航 剧情有点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