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世界听我说》之礼多人不怪

如风2016-11-21浏览 544 评论 0

中央4套昨日播出《世界听我说-两岸与港澳大学生辩论赛》,看了围绕“礼多人不怪”和“啃老”两个话题。我发现辩论中并没有200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半决赛的选手们巧言如簧。不过这两个话题值得我们思考,我个人也谈谈这两个话题。

礼多人不怪
围绕这个话题的是香港大学,反方。而四川大学则是正方,辩证的是礼多人就怪。我收看的时候正好是双方最后一轮辩证,我个人认为四川大学的论证更有说服力,而香港大学有偏题的嫌疑。

中国乃礼仪之邦,国人皆知。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逐渐发现“礼”没了。礼貌待人、礼貌用语在今天似乎少了。那些君君臣臣子子的上下级、长幼级的礼仪之分在我这一辈也早晨的云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散。

我个人自认就是个十分无“礼”之人,我见许多长辈还是会招呼,而一些长辈压根不回应你。这给我落下了阴影,我尊敬您也尊重自己才与你打招呼。这下得了,我下次是打招呼呢?还是不打?打招呼吧!无视我。不招呼吧!您又到处乱说我没礼貌。所以我认为礼是相互的,相互招呼是一种礼仪。也会促进彼此间的友好关系。

我为什么又说我是个十分无礼之人呢?我见到同事、领导不打招呼。我在饭桌上不喜给人敬酒,我喜欢一个人无忧地吃个饱。上回在温,建军给我敬酒,我没接,我说我们之间就不需要这样。那旁观者与当事人就不会这样想。后来我也想了想,对啊!只有要好的,尊重你的人才会行敬酒之礼,在这一点上我错了。此时我又忆起在珠海时,妺夫给我开酒我不饮,其实我能喝个两瓶是没问题的。结果我却无脑地在饭桌上发了通脾气,第二天我走了。因为我深知自己错了。

长幼之分,我在对待自己的长辈那是无礼之极,时常与之争吵,还曾年少时动过手。这如果在民国时期是大逆不道之罪,现在我是忍加体谅。我时常在争吵后,反省自己所作所为。这一悔就发现是自己错了,即便没错也不应大吵大闹。礼貌礼仪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这是长期的自我反省修身自好而来的。在这一点上我终难做到如此地步。

礼尚往来,在《》中这叫互惠原则。这让我想起送礼,往年像结婚、生子、孩子满月酒都基本上是送彩礼。记得九几年那会很少挂礼金,基本是礼品。如白糖、挂面、鸡蛋、罐头、酒是最常见的。那时候的人是纯朴的没想到什么亏与不亏。现在的人办个事回头都要仔细算个帐,看看这家挂了多少礼金那家挂了多少。我以后好对应地挂礼,再算一算总数看与付出的差处。时常有人说:“这回收了多少礼,没亏嘛!”,“这回他家很赚了点”之类的话。更有为礼金而分道扬镳打死不相往来之事,我们看一下案例:
女孩结婚因为闺蜜没送礼闹派出所

这是今年3月份发生的个例,在实际生活中这种事屡见不鲜。我给你多少你至少回我多少,只能多不能少。有网友称这像在存钱,我给你一万你下次回我一万。用金钱来衡量友情是最下耻的,我个人认为。

更有甚者屁大点事就请客办事,无非就是想赚点钱。看来从当年5块10块20块30块50块100块,现在直接涨到200块的礼金变成了谋利的好借口。现在许多家里人一听说谁家办喜事就发愁,这200块对早出晚归、面朝黄土北朝天的老百姓确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也是用钱来衡量关系,而非礼。朋友同事亲人病了送点礼去看看或者打个电话,问候问候,我想这份礼会更深些。

如今的礼尚往来已经变味,就连结婚也得用礼金来判。多少对彼此相爱的人,因为对方没有钱或者家境不好,而分手。我个人是比较痛恨这类事的。

礼收得越多,也就回(欠)的越多。最后你得到的只是痛苦,而不是快乐。

礼多人不怪,我想说尊师重道之礼、尊老爱幼之礼是礼多而不怪。

在礼的路上我们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老不死”、“他妈的”、“超”、傻B、我日、个老子、最近又出现“我去”这类不文明用语。而这些我自己也常用,看来我是最应该学习礼的那个人。

文/如风

XM AD

如风,发表在小民观影打印此文

本站为姜哥创建的一介小民,内容大多为原创。创作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发表评论


96 + 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