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与“世界上第一个击败他的人”弗雷泽的恩怨战

如风2016-06-04浏览 1,410 评论 1
XM

阿里与弗雷泽恩怨由来

阿里与“世界上第一个击败他的人”弗雷泽的恩怨战

弗雷泽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击败阿里的人”2011年11月7日,乔·弗雷泽倒在了自己位于美国费城的家中,肝癌夺走了这个巨人的生命,享年67岁。 他一辈子在拳台上只输给过阿里和福尔曼

两位二十世纪70年代最伟大的世界重量级拳王阿里与弗雷泽的两位千金,终于在美国纽约签下了续演父辈三番大战辉煌的“生死书”。这意味着,弗雷泽之女莱德将了却多年来替父“报仇”的愿望。(莱拉阿里和和另一位老拳王弗雷泽的女儿雅奎弗雷泽苦战八回合,最终莱拉-阿里凭借点数胜出)那么,阿里与弗雷泽长达30年的恩怨是从何而来的呢?

弗雷泽深怀仇恨事实上,阿里知道弗雷泽多年来对他不满,甚至是恨之入骨。
这是因为,在1996年9月出版的自传《烟火乔》中,弗雷泽曾直言不讳地写道:“说实话,我愿意与他(阿里)再搏一次,我会把他撕成一块块碎片,然后把他寄给耶稣……现在人们问我对他的印象是否很坏,实际上他现在的情况很糟,我不会恨他,也不会诅咒他了。人们希望我喜欢阿里是不可能的。如果上帝选择了他,我会掘开坟墓,把他埋葬。”
阿里并不知道,1996年当他用颤抖的左手点燃亚特兰大奥运会火炬时,弗雷泽曾幸灾乐祸地说:“如果他点燃火炬后从高台上摔下来,那才好玩儿呢,这或许是对他的报应。如果我有机会,甚至会把他推下台去。”
另外,弗雷泽在奥运会后于亚特兰大举行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他对阿里获得奥运会点燃火炬的荣誉非常不满,他骂阿里是“一个逃兵”,暗指阿里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他不喜欢他的白人兄弟)。弗雷泽认为,作为1964年日本东京奥运会重量级金牌得主,组委会最好的选择应该是他,“为什么不是我呢?我是一个美国好公民……一位远比喋喋不休制造噪音要强得多的冠军,我可以以矫健的步伐跑上火炬台点燃火炬。”

当然,弗雷泽还嘲讽地把阿里因帕金森症引起颤抖的左手称为“上帝之手”,他相信这是他与阿里三番大战的“杰作”。因为阿里一生中大脑曾遭受过29000多次重击,但没有任何人比弗雷泽更无情地敲打过阿里的头部,其结果导致阿里脑神经和脑原细胞受到损伤,留下了帕金森综合症。因此,弗雷泽感到特别得意,“他得了乔·弗雷泽综合症。”
弗雷泽之所以对阿里“恨之入骨”是因为,在过去25年中,这位最伟大的拳王对他“伤害”的情景,一直在他的大脑中挥之不去。

弗雷泽抱怨上帝不公
在弗雷泽看来,命运对他太不公平了。
他和阿里都是世界拳坛的盖世英雄,但与英俊潇洒的阿里相比,他俩如同“下里巴人”和“白马王子”一样,享受着凡人与上帝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他甚至被阿里的名气和声望压得喘不过气来。
让弗雷泽感到愤愤不平的是,有“中产阶级”家庭出身背景的阿里,从来就看不起他这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乡巴佬。因为弗雷泽的父亲只是一位自己动手种地的穷苦农民,他因对月光比对他的桃子和甜薯更熟悉而出名;相反,阿里的父亲则是一位手艺不错的画匠。 [摘自:百度贴吧]

为了摆脱贫穷,没受过多少文化教育的弗雷泽只身来到了费城,找了一个屠夫当学徒,最终像电影《洛奇》中那位靠冷库中冻牛排作为沙袋训练的拳手洛奇一样,成为世界冠军;阿里则高中毕业,口齿伶俐,思维敏捷,最终成为一位技术精湛的拳击家。
1964年,弗雷泽在东京奥运会上为美国赢得了重量级金牌,但他没有受到像阿里在1960年奥运会夺冠回国后乘敞篷车夹道欢迎的待遇。4年后,弗雷泽在阿里因反对越战被吊销比赛执照的情况下,获得了世界重量级拳王的头衔。但那时的阿里仍被认为是“无冕之王”。

如果说,那时的弗雷泽还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话,那么在1971年阿里复出一年后,他两次击倒阿里,最终15回合击败对手则可以证明,弗雷泽是当之无愧的大王。
后来,弗雷泽虽然两次败给阿里,并饱尝了阿里像他的嘴一样尖刻的铁拳滋味,但没有人反对,如果没有弗雷泽,1975年那场“马尼拉”世纪之战就不可能载入史册。

弗雷泽认为,是他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创造了阿里这个伟大的拳王。因此,点燃亚特兰大奥运会圣火的应该是他,而不是阿里。“我是一个优秀的美国公民,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应有的评价呢?”

精神创伤难以愈合
与肉体上遭受阿里重拳击打后留下的伤疤相比,弗雷泽在精神上饱受对手折磨的痛苦是更深刻和难以愈合的。
在弗雷泽眼中,阿里是一位既傲慢又忘恩负义的“小人”。因为,在阿里被放逐期间,曾多次寻求弗雷泽的帮助,希望弗雷泽能给他一次比赛的机会来引起公众的注意,好拿回拳击执照。因为当时美国的许多州都拒绝阿里比赛,而弗雷泽作为公众认可的世界重量级拳王在公众中有一定的号召力。对此,弗雷泽均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对阿里的遭遇很是同情。当时,阿里经济拮据,弗雷泽这位朴实的拳王曾替他付过2000多美元的账单,在他看来,这都是应该的。

然而,弗雷泽认为阿里是在利用他,因为他多次在公众场合戏弄自己出丑,这让弗雷泽难以接受。一次,弗雷泽驾车把阿里从费城带到纽约,他们一路谈笑风生,谈两人的比赛的酬金多少。弗雷泽认为,那时他和阿里是好朋友,更像是兄弟。因此,“我说为什么我们不打一场呢?”阿里听后拍手大叫,“这是个好主意,让我们在纽约创造一场世界波。”

然而,当弗雷泽在曼哈顿中心停车去买袜子时,阿里却从车上跳下来,瞪着眼睛对过往的行人大喊道:“女士们,先生们,就是这位弗雷泽,是他抢走了我的冠军,我要夺回来,他不是个冠军,是个笨蛋。”
弗雷泽是个农民的儿子,不善言辞,没有阿里那样的机智,只能气得把拳头握得格格响。
类似这样受阿里“侮辱”的场面,弗雷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例如,1975年双方那场“马尼拉之战”,阿里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戏弄了弗雷泽,他拿出一只事先准备好的塑料黑猩猩比作弗雷泽,并当场作诗道:“当我与一只大猩猩在拳台决斗时,它将是一位杀手在一部惊险小说中,与一只毛骨悚然动物的故事。”这些痛苦的场面都很难使弗雷泽在饱经风霜的经历中忘却……

弗雷泽屡次蒙羞
弗雷泽认为,或许正是这些巨大的反差,自己成了阿里“打击别人,抬高自己”的最好靶子。
1971年,就在弗雷泽给予阿里重新挑战世界重量级拳王机会的赛前记者招待会上,本应向弗雷泽表示感谢的阿里却对数百名记者得意地说:“弗雷泽是个丑陋的冠军,他缺乏冠军的基本条件,真正的冠军应该是聪明伶俐,就像我一样。如果有记者问弗雷泽‘你获得冠军有何想法时’,他会哑口无言,答不上来。弗雷泽是汤姆大叔,黑人中有98%的人支持我,如果我赢了,他们高兴;如果我输了,他们悲伤,没有一个黑人认为弗雷泽能使我成为汤姆大叔。”

1974年,阿里与弗雷泽的第二场比赛前,双方来到美国ABC广播公司做电视采访。在谈到两人第一场比赛时阿里说:“我虽然输了,但我只在医院呆了10分钟。而你虽然赢了,却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弗雷泽反唇相讥说:“我是在休息。”阿里嘲笑说:“谁会跑到医院休息呢,傻子都知道你像个笨蛋一样在撒谎。”气得弗雷泽当场大叫:“我不许你总是叫我傻子,我不是笨蛋。”当时他眼睛冒火,挥拳对阿里说:“我们拳台上见。”记者们哄堂大笑。

事实上,阿里对弗雷泽的这种嘲讽即使在他退出拳坛多年后也没有停止。1988年在一部名为《永远的冠军》电影开拍期间,5位同时代赫赫有名的世界重量级拳王阿里、弗雷泽、福尔曼、霍姆斯和肯·诺顿都汇聚到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这个难得的历史时刻引得大批的拳迷和记者蜂拥而至,围在体育馆外面等待一睹他们的风采。

当时,看着已病魔缠身的阿里,弗雷泽认为这次总算找到一次可以嘲笑对手的机会了。他说:“看看你阿里,成了什么样子,我现在比你出拳快得多,你已经不中用了。”
阿里听后喃喃地说:“我还是比你快,乔,”接着,他指着一个大沙袋对弗雷泽说,“让我们看看谁更快地击中沙袋。”
弗雷泽微笑着甩掉外衣,大步走向沙袋,用一组火焰般的直拳、重拳和钩拳咚咚咚地不停击打着沙袋,嘴里还发出“呼!呼!呼!”的叫声。弗雷泽认为,这次他该出出气,让阿里难堪一次了。谁知,阿里什么也没脱,连手也没动,却模仿着弗雷泽叫了一声“呼!怎么样,乔?你还要再看一遍吗?”
顿时,人们都大笑起来,阿里再次让他丢了丑。弗雷泽的心灵无疑又一次受到了伤害。那天晚上,如果不是霍姆斯和福尔曼一直保护着阿里,喝醉酒的弗雷泽肯定要把阿里击倒在宴会厅里……
阿里在1991年出版的《穆罕默德·阿里自传》中表示了歉意:“我对不起乔·弗雷泽,我很抱歉伤害了他,弗雷泽是个好人,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们都不可能在事业上取得成功。”
然而,对多年来一直生活在阿里光环之下的弗雷泽来说,这个抱歉也许太迟和微不足道了

阿里与弗雷泽的比赛视频 下一页观看

阿里云服务器2折起

发表评论


3 + 3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