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不为人知的灵异事件

如风2019-06-01浏览 184 评论 0
XM

好吧,我标题了,转过来备份好了。随着清华大学挖出90多座古墓,清华大学一些灵异事件也出现了。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写文章说28号楼阴气十分的重,果然在这里挖到了古墓。

以下为2009网友转发在DUBIAN的文章。值得一看:

主楼六教

明末清初此处乃乱葬岗,满布孤魂野鬼。清建圆明园将坟一平而尽,更增无数怨气。初时为皇家所使,并无大碍,但自此地改为清华以来,愈发有镇不住之势,如果你碰巧手中收藏有一份清华的旧版校园地图,你可以在上面找到一个叫做“青年广场”的地方,说是“广场”,实际上是片废弃很久的荒地,就在现在的六教附近。六教旁边有一条很宽阔漂亮的林荫大道,两旁的杨树是学校内最早种植的一批。六教原址是一个叫做通用车间的地方,旁边就是三教,当年最好的教学楼。

第十三棵大树就在青年广场和通用车间之间,也就是现在六教东面这条林荫大道。为什么叫第十三棵大树呢?因为你不论从哪个方向开始数,数到这棵树的时候总是第十三棵。这棵树从远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如果你走到树下向上望去的时候,心底会产生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
第十三棵大树也是清华校园里唯一的一棵雄杨树(这个我不多解释了,可以问问生物系的孩子们),是春天时清华校园里唯一一棵不飘杨絮的杨树。至于为什么当年栽种时如此的特别,谁也不清楚。 过去机械间那里就是教学区的边界了,再往外的青年广场更是荒凉异常,传说中半夜时总有丁丁当当的敲打声从树丛深处传出来。后来第十三棵杨树旁修建了第六教学楼,但是,现代感十足的第六教学楼却仍无法驱散第十三棵杨树散发出的尸骨般骇人的邪气。六教施工的夏天,大约是2004年?第十三棵杨树两度被闪电击中,但是最终毫发无损,旁边电机系的实验室里许多人亲眼目击了当时的场面。

六教建好的那一年,第十三棵杨树上开始出现了栖息的乌鸦。这种景象在过去的清华园里是很少见到。成群的乌鸦聚集在第十三棵大树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还抛下大量的鸟粪。这群乌鸦的粪便在白天看起来是惨白的,但是一到路灯亮起的时候,你就会惊人的发现:在昏黄的路灯下,这些鸟粪看起来是暗红色的,一片片,如斑驳的血迹……
当年是这么做把青年广场的阴气压住的:
1:东门朝南开,直对着保福寺,气脉通畅
2:东门后,南面,主楼正大光明
3:主楼后,南面的综体气势磅薄
4:综体后面,南面,建跳水馆
这是中国古代建筑格局中最正气的三重九进制(似乎应该是三进九重?),皇宫格局。
一下就把原来青年广场的阴气镇了。

可惜通体全红,如利刃般的六教,距虎衔尸之势,短期内镇邪,日久必乱
请大家注意三教北边的那条路,六教的问题,全在于此。
凡气脉流动,通则为正,滞则为邪。阴阳二气,莫不如此。
请看,以三教北路为代表的这条气脉,经综体一番改造之后,本已正本清源。
然而到了主干道上,却被泥沙实验室一截,向南拐一小弯才能继续流动。这本来也没有什么。然而泥沙实验室与四教之间通道极窄,端头又被五教当头一截,这条气脉这样一折腾,不邪才怪。之后邪气经西北方那条小路向新水宣泄,与从广播站那条弯路来的邪气汇合,共同滋养新水北边那条路的阴气。新水北路的阴气如此之盛,这是重要原因之一。另外泥沙实验室本身的水脉,在这里也有很大影响。
六教的建筑,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北面向东的一个尖劈。我第一眼见到它,就觉得非常的不妥。尖劈杀气很重,这是其一;而三教北路的邪气,也会因此有一部分被导入六教内部,六教又无宣泄之所,天长日久,必出事端。

  二教

清华最鬼气拂拂的是哪座楼?有人说是中主,有人说是一教,因为那座楼盖得最早,而且非常阴暗。的确,那两座楼都有不少鬼气,但清华最神秘的,应该算二教。二教并不大,而且只有四间教室(算上老也不开的404),但是竟然有3个门,而且402本来可以从正门进的,但现在却从南门进,几乎从来也没有用过的404却要单开一个门。

如果大家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发现:如果正门经常开,那么根本就用不着南门和北门。其实,二教和一教是几乎同时盖的,建筑结构几乎相同,那么为什么二教比一教多两个门呢?其实,二教原来与一教完全相同,只有一个门--既现在的正门,而开通两个侧门,与抗日战争时二教的一段不寻常的故事有关。

在清华大学85周年校庆时,我结识了我们系的一位48届校友。他今年70多岁,现在旅居美国加州。不知为什么,他和我非常投缘,饭桌上,我们聊起了那段发生在几十年前的故事。

那是在1937年夏天,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侵华战争,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没打一枪放弃了北平,清华大学也跟随政府迁到了大后方----重庆(就是后来“西南联大”的前身)。清华园在日寇的铁蹄下惨遭蹂躏,直到1945年光复。

光复后,清华大学迁回了北平,接管了日寇盘踞8年的清华园。接管时,自然要清点校产。当校工打开二教地下室时,一鼓冲天的臭气扑面而来。但是,无论怎样寻找,也找不到臭气是从那里发出的。

恢复上课后,二教便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先是402的一盏灯变成了“长明灯”----无论电工怎么检修,也不受开关的控制而整日整夜地亮,然后是楼梯上莫名其妙地出现鲜血,而且越擦越多,到后来上晚自习的学生常常听到地下室发出凄惨、恐怖的哭声,直到有一次上课时,黑板上出现了一张鬼脸,而且无论怎么擦也擦不掉。从此,学生都不敢去那里上自习,教授们也都反对去那里上课,连打扫二教的校工也再没有跨进二教一步。二教真的成了一座“鬼楼”!

一开始,校方还被蒙在鼓里,不明白为什么教授们都不去二教上课,而教授们也不便说出二教的事情,都以教室阴暗为由敷衍。直到有一天,校长亲自去了二教,想看看教室是否阴暗得无法上课,结果在404教室里看见了一个满身是血,没有头的人对着他哭,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校长吓坏了,立即用汽车从白云观请来一个道士。车一过二校门,道士就大喊:“停车!停车!”车停下来,他借了一杆笔画了一道符,贴在了挡风玻璃上,说:“前面的阴气很盛,仿佛有几百个冤魂在盘踞,车不能开过去,否则肯定会出事!绕道走!”司机半信半疑地掉转车头,绕道到了校长办公室。一进办公室门,道士就说:“正对着牌坊(指二校门)的那座楼里阴气很重,那里有数百个冤魂!

我只会除妖,不会超度。您另清高明吧!”说完扭头就走。校长连忙拦住他,说:“您能先去那里看看吗?到底是妖是鬼,不看看怎么知道呢?”道士想了想,说:“也好!

您先给拿一碗清水、一包白灰,我好有个准备。”说着,他画了两道符,一道帖在自己背上,一道给校长贴上,然后拿着水和石灰,和校长一起走进了二教。

一进二教,道士就说:“地下室有问题!”进入了地下室,扑面而来的还是那股恶臭。这时,校长忽然看到了那个无头人,吓得说不出话,用手捅了捅道士。道士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于是用那碗清水向无头人泼去。无头人应声消失了。道士又向地上撒了一把石灰,地上立即出现了白色的脚印,一步步向前走。走到一堵墙前,脚印消失了。道士让校长用手电筒照亮墙面,原来这里的墙比两侧的颜色深,好象是刚砌好的。道士说:“毛病就在这里了,这堵墙的后面一定有文章!”

为揭开秘密,校长决定招募民工推倒那堵墙,然而因为二教鬼事流传的很广,谁也不敢应招。工钱由一块大洋涨到三块,也只招到四个民工,再加上校内的五个胆大的高年级学生,一共九个人跟校长和道士一起进入了二教地下室。大家用铁锨、大锤一通折腾,可是那堵墙却纹丝不动。仔细一看,墙体是钢筋混凝土造的,因此非常结实,用手工根本不可能砸开。没办法,校长从军队里的朋友那里搞来了炸药、雷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堵墙上炸开了一个一人高的洞。

道士是第一个进入那个洞的。紧跟着,校长和其他九个人也跟了进来。原来,洞里还有很长的一条通道。通道两侧全是一扇扇小门,门上都上着锁。白色的脚印在墙后又出现了。大家沿着白色的脚印往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拐了多少弯,脚印消失在了一扇门前。这扇门并不太结实,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门里的情景是看到它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的:3堆白花花的骷髅堆在地上,骷髅的身上还穿着残破的衣服。
清华大学校长后来把这件事透露给了北平公安局,公安局派了数百名警察来到二教地下室进行了大规模搜查。结果在地下室中发现了3625具尸骨和大量恒温箱、鼠笼、注射器等细菌培养、实验设备。

远东国际法庭上,日军北平区情报本部部长中川圭一承认,为了创造“功业”,他从1940年开始筹建华北的731----日军北平特别病院,为掩人耳目,他挑选了一般人无法进入的清华园,在二教地下室开挖了一条隧道,建立了这座细菌战实验基地。这里残害了七千多位抗日军民,制成了数十吨生物战剂。在日本投降撤退时,为了完全消灭证据,他竟残忍地下令,将所有的“实验品”和实验设备一起掩埋。然而,冤魂纷纷显灵,使得这座杀人的魔窟终于大白于天下。

说来也怪,从此以后,二教再也没有出现过鬼。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二教的门还是按照一位“半仙” 的说法改成了三个,为的是应和“三羊开泰”,使得二教的“阳”多一些,把鬼镇压住。这是后话。

-----------------------------

这样子,我给大家讲一下清华的气脉所在。
水为阴路,清华的阴气由万泉河一而系之。凡河流有拐弯,支叉,均有阴气淤积,
遇人间怨气为鬼。

清华阴气最重的地方在哪里?也许大家想不到,是在校医院的后面,河流拐弯的
地方。从两年前我就注意那里了,后来有机会到那里测察,发现原来校医院的太平间
也在那里。估计是人受阴气驱使,做出的决定吧。

清华阴气第二重的地方在新水后边的那条路上。此地为万泉河的第二个拐弯,另
外新水内部的水脉更是增加了阴气的淤积,兼之附近文科楼曾有死人事件,诸位不可
不察。

有人要问了,二教呢?二教经当年三阳开泰一番改造,同时大礼堂到二校门一带,
堂堂之阵,有什么阴邪之气也镇压了,故而不论。

清华里还有一个阴气非常重的地方,是极容易被忽视的。倒不是它位于偏僻的地
方,而是因为它太平常了。哪里?就是28#旁边的那座桥。该桥形制,不东不西,不南
不北,跨在万泉河上,本来就容易淤积阴气。桥上四灯,于夜间宛如招魂灯,大小鬼魅
岂不咸来聚集?这些也便罢了,桥的中间,又有一铁柱。交通要冲的突起之物,本来就
容易因气流激荡,而萌生煞气,与此地阴气结合......大家自己考虑吧。清华学生之
郁闷,自杀,与此有莫大关系。

至于主楼之地,青年广场本来为聚集清华东南方阴气之所。但是经一番改造,已经
颇有气象。主楼,综体,跳水馆,实为皇家三重九进之规制,正不可言。

      请大家注意三教北边的那条路,六教的问题,全在于此。
凡气脉流动,通则为正,滞则为邪。阴阳二气,莫不如此。
请看,以三教北路为代表的这条气脉,经综体一番改造之后,本已正本清源。
然而到了主干道上,却被泥沙实验室一截,向南拐一小弯才能继续流动。这本来也没
有什么。然而泥沙实验室与四教之间通道极窄,端头又被五教当头一截,这条气脉这
样一折腾,不邪才怪。之后邪气经西北方那条小路向新水宣泄,与从广播站那条弯路
来的邪气汇合,共同滋养新水北边那条路的阴气。新水北路的阴气如此之盛,这是重
要原因之一。另外泥沙实验室本身的水脉,在这里也有很大影响。

六教的建筑,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北面向东的一个尖劈。我第一眼见到它,就
觉得非常的不妥。尖劈杀气很重,这是其一;而三教北路的邪气,也会因此有一部分被
导入六教内部,六教又无宣泄之所,天长日久,必出事端。

sigh...有的时候,搞建筑的,不学一点风水,真是贻害无穷啊。

阿里云服务器2折起

发表评论


89 + 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