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促销活动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如风2018-09-16浏览 175 评论 0
摘要:

导演斯皮尔伯格说:“他就是电影界的莎士比亚。”,他是亚洲最伟大的导演,他的电影被众多电影人摩拜,甚至是导演初学者的必修课。没看他的电影就等于不是个合格的导演与演员。

转自群学书院(ID:sacademy)
他是第一个打破欧美电影垄断的导演,并引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潮流的亚洲导演,他是历史上首位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亚洲电影人。
斯皮尔伯格说:“他就是电影界的莎士比亚。”
他就是日本导演黑泽明(1910.3.23-1998.9.6),今天是黑泽明逝世20周年纪念日。
不久前,知名媒体 Ranker推出了一份榜单“影史最伟大的亚洲导演”,透过影迷投票来评选:
“迄今为止,谁是亚洲最伟大的导演?”
黑泽明高居榜首。
其余上榜者还包括:
第2名:中国导演王家卫;
第3名:印度导演萨蒂亚吉特·雷伊;
第4名:日本导演宫崎骏;
第5名: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
第6名: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
第7名:中国导演杨德昌;
第8名:中国导演李安;
第9名:韩国导演朴赞郁;
第10名:日本沟口健二;
第15名,中国导演侯孝贤;
第19名:张艺谋;
第24名:中国导演吴宇森;
第30名:中国导演贾樟柯;
第32名:中国导演陈凯歌;
第34位:中国导演周星驰;
第36名:中国导演成龙;
第44名:中国导演姜文;
第45名:中国导演费穆等。
1.
1998年9月6日,毕生执导了30余部影片的黑泽明因脑溢血逝世。
世界各国的电影人和各界人士的悼念信雪片般飞来,前来报道的记者只能通过熟人才能管窥黑泽家的内情。
在横滨的黑泽事务所举行的追悼会上,前来送行的竟达35000人之多。有影迷写信来说:
“没有先生,我觉得再也活不下去了”。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黑泽明先生
日本NHK电视台把黑泽明评为影响世界的一百位日本人之一,他更被《时代》评为20世纪亚洲最有影响力的艺术界人士。
日本媒体评价还曾这样评价说:
“在黑泽明之前,西方世界想到日本的时候,是富士山、艺伎和樱花;
从他开始,西方世界想到日本的时候,是黑泽明、索尼和本田。”
黑泽明先生
黑泽明以他的电影影响了世界电影艺术和美学的发展。
他开创的平民武士电影带来了长久的武士片热,他对电影那种近乎癫狂的执著,更令各国的电影人们敬佩不已。
黑泽明的电影,影响了也正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电影人。
在日本导演中,讲述黑市医生的《酩酊天使》被当时在黑市卖烧酒混饭吃的今村昌平看到,使之决心投身电影界,后来,今村成为两度拿过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大师;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曾无比崇拜地对黑泽明说,没有《七武士》,就没有《幽灵公主》。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黑泽明与费里尼
受到黑泽明影响的西方导演也为数不少。
乔治·卢卡斯在《星球大战》中模仿《暗堡三恶人》;
斯皮尔伯格在《第三类接触》中模仿《蜘蛛巢城》,在《夺宝奇兵》中模仿《天国与地狱》,在《拯救大兵瑞恩》中模仿《乱》;
科波拉在《教父》中模仿《坏蛋总是睡得香》的结婚场面;
马丁·斯科塞斯不远万里来到北海道,只为在黑泽明的《梦》中饰演凡·高一角;
而把《大镖客》翻拍成《荒野大镖客》的塞吉奥·莱昂内最后成了西部片的枭雄;
另一位西部片大师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则说:“黑泽明是我电影人生的原点。”
曾经深受西部片影响的东方导演黑泽明,影响了西部片日后的进程。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乔治·卢卡斯(左)和斯皮尔伯格(右)为黑泽明颁发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在中国,《罗生门》完成后的30年,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大三学生张艺谋和导演系的陈凯歌一起观摩了《罗生门》。
张艺谋后来曾有机会会见黑泽明,他却说:
“我不敢去。
无论如何,他是一位享誉全球的大师。在电影的王国里,我那时不过是个小人物。”
直至今日,《罗生门》和《七武士》仍是北京电影学院学生的必修课。
 
2.
1910年,黑泽明出生在日本东京的一个武士家庭,从小家教很严,父亲不但让他学剑道,还逼着他学书法,而他却对绘画非常感兴趣,同时也鼓励孩子们看电影。
第一次接触电影是在7岁时,父亲带他看的多是西部片和武打电影。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青年黑泽明
1923年,正在上中学的黑泽明学习了西方绘画,理想是成为一名艺术家。
期间他参加过一个叫做“无产者艺术家联盟”的组织(该组织经常谈及革命话题),并参与了《无产者新闻》这份报纸的相关工作。
后来因为不想让父亲担心,而离开了该组织。
初中毕业后,黑泽明仍然热衷于绘画,甚至有作品参加全国性美术展览,17岁入选日本画界新人展“二科会”。但当时以画家为职业收入微薄,非常艰难,黑泽明对此没有信心。
由于哥哥丙午自杀,黑泽明必须负起家庭重担,单靠画画不能维持生计。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黑泽明作品:《水车小屋的老人》
1934年,黑泽明在报纸上看到PCL电影公司(东宝映画的前身)的招聘广告,就投递了一份电影论文,结果取得了面试机会,后来拜导演山本嘉次郎为师,学习导演和编剧。
在山本嘉次郎的培养下,黑泽明很快从第三副导演晋升为第一副导演,并能胜任B班导演、剪辑、配音导演等工作。
积累一些经验后,山本嘉次郎要求黑泽明动手写剧本。
1936年,黑泽明完成了自己编剧的首篇剧本《达摩寺里的德国人》,经山本嘉次郎推荐,发表于《电影评论》,由此进入了电影圈。
随后,又相继创作了剧本《寂静》和《雪》。在拍摄完剧情片《马》之后,黑泽明就从副导演的职务中解放了出来,专写电影剧本,只是偶尔完成一些山本嘉次郎的B组工作。
当时信息局悬奖征集电影剧本,黑泽明拿《寂静》和《雪》两个剧本去应征,前者得了二等奖,奖金三百元,后者获一等奖,奖金两千元,当时黑泽明的月薪是四十八元。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青年黑泽明在片场
1943年,黑泽明独立执导了处女作《姿三四郎》,影片上映后打破票房纪录,黑泽明由此受到关注。1948年,拍摄了犯罪电影《泥醉天使》。
1950年,拍摄的悬疑电影《罗生门》获得了第1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及第2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
1952年,编导了剧情片《生之欲》。1954年,执导了古装动作片《七武士》,影片获得了第1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
1959年,监制并编导了古装动作片《战国英豪》,黑泽明凭借该片获得了第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导演奖
1963年,编导了悬疑犯罪电影《天堂与地狱》。1965年,拍摄了剧情片《红胡子》,影片获得了第20届日本每日映画大奖最佳影片奖。
1970年,执导了剧情片《电车狂》。1972年,拍摄了俄语剧情片《德尔苏·乌扎拉》,影片获得了第9届莫斯科国家电影节金奖和第4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乱》剧照
1980年,编导并监制了战争电影《影子武士》,影片获得第3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
1985年,拍摄了战争电影《乱》,影片获得了第40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奖。
1990年,获得了第62届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
1993年,编导了剧情片《袅袅夕阳情》。
1995年,85岁的黑泽明想要创作一部古装电影,但因意外摔伤而未果。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最美》剧照
3.
在电影界,黑泽明是著名的“不可救药的完美主义者”。
在拍电影《梦》时,为了拍出想象中梵高的麦田,他们种了4个月的麦子。为了拍乌鸦飞,他们用铁丝网抓了2个月的乌鸦,刚好250只。而这些,仅仅为了40秒的拍摄。
1951年,黑泽明的影片《罗生门》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获奖前,因为没钱盖新房,黑泽明带着妻子在副导演家里借住了很久。拍的片子不受公司老总青睐,他只好成立个“钓鱼协会”,消磨光阴。
获奖后,他的一部片酬就相当于刚刚进入动画片厂的宫崎骏430个月的工资。
他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拍几年电影了,并完成了日本电影史上的杰作《活下去》、《七武士》和《蜘蛛巢城》。
拍《七武士》时,东宝公司给出高达1亿日元的大片成本。拍演员下河捉鱼的场景,全部动作必须在一个镜头里拍完,结果所有的鱼都用完了,只好现买。
水车旁边的茅草屋被烧的情形没有倒映到河里,为了追求画面完美,他让剧组连搭了三次景,烧了三次。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影片原定三个月杀青,却拖了八个月,最后花费2亿日元,东宝公司几乎破产,制片人森岩雄被松竹公司指责“管教无方!”
幸好,试映后,前来购买拷贝的影院经理踏破大门。这部巨作连续30年被《日本电影旬报》评为日本史上最优秀的电影。
影片里用的多机拍摄方法,成为电影摄影史上的伟大变革。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七武士》剧照
1985年,黑泽明拍摄的电影《乱》,是黑泽明分镜头的集大成者,单服装样式就有190张,建筑构造图有46张,机位图有247张,角色表情有49张......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黑泽明在片场
4.
看上去硬汉一个的黑泽明也曾自杀过,这发生在他61岁时。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黑泽明的低潮期。
他与合作无间的三船敏郎决裂;与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合作拍摄的电影《虎!虎!虎!》因各种问题搁浅,最终福克斯公司以黑泽明神经衰弱为由,解除了他的导演职务;
1970年,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并非神经衰弱,黑泽明仅用28天就制作完成了小成本电影《电车狂》,但票房成绩却很惨。
接连受挫,1971年,黑泽明用剃须刀割腕,自杀未遂。
直到1975年,黑泽明拍摄了日俄合作的一部关于人与自然关系思考的经典之作《德尔苏•乌扎拉》,摘得第4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才走出了这次漫长的低潮期。
迄今为止,亚洲最伟大的导演没有第二-黑泽明
《德尔苏.乌拉扎》剧照
接受采访时,女儿黑泽和子回忆说:
“当年风光的时候,父亲身边围着很多人,口口声声叫他大师,但是拍片不顺利时,那些人一下子就消失了。”
而且当时有很多传言,说日本电影在走下坡路。父亲无法接受这种现实,觉得自己为日本电影做了很多贡献,一个人承担起日本电影的很多重负,到头来却那么不被人理解,很痛苦。
然而,黑泽明的这段经历也正告诉我们,即便已经功成名就之后,你仍然有可能跌入深渊。
而正因曾风光也曾落魄,大师才深知人性的幽微与复杂,后期拍摄出《影子武士》《梦》这样更复杂、深刻的经典作品。
黑泽明之所以能够称为东方电影中高山仰止的存在,是因为他能将民族性与世界性关联,并在最后探讨人性的多面,将这个疯魔又荒诞的世界呈现在观众面前。
如今,电影商业化运作已经非常成熟,与纯粹用技术与资本堆砌起来的电影相比,60年代的黑白电影或许算不了什么。
但也正是如此,黑泽明才难能可贵。

发表评论


27 + 3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