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鸿茅药酒就是157公斤酒加30公斤糖 

如风2018-04-24浏览 146评论 2

可以这么说,鸿茅药酒就是白酒兑红糖,怕颜色不够,加了一些红曲做增色剂,又加了一些调味料。但就是这么个红糖料酒,却卖到每瓶300块钱。

image

鸿茅药酒主要成份表

来源:王志安微博

作者:王志安

鸿茅药酒一直宣称自己的处方,是当年国民党逃跑时,人民解放军在一家药酒账房先生的账本里发现的秘方。其实,这份所谓的秘方,在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版物里,有完整的记录。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里,也有备案。就在昨天,有人查到了鸿茅药酒完整的处方。

image

鸿茅药酒的“神秘”处方

说句实话,看到这份“秘方”,王局还是吃惊不小。

这份方剂里,最主要的部分是基酒,每份157500g,然后是红糖和冰糖,每份22680g和7440g,含量第三的是红曲,900g。所谓红曲,就是曲霉科真菌红曲霉Monascus purpureus Went的菌丝体寄生在粳米上而成的红曲米,是一种天然的色素,南方做烧肉或豆腐乳经常使用。剩下含量比较多的,都是烹饪中经常使用的调料,小茴香240g,肉桂120g,砂仁60g,白豆蔻60g,等等,看看这份配料图,是不是感觉鸿茅药酒改名叫红毛料酒更合适?

鸿茅药酒号称有67味中药,除了白酒红糖调料之外,更多的药材,剂量基本都是15g。15g,你没看错。包括那份充满争议的豹骨,每份方剂中的含量,也是15g。

我们换算一下,大约就是157公斤酒里,加了30公斤糖,鸿茅药酒中的糖含量,高达16%,高度白酒加上高含量的糖

鸿茅药酒竟然宣称自己能治疗高血压糖尿病,真是丧心病狂。

在187公斤成品中,有一公斤红曲粉,剩余的其他所有药材,加起来也就只有一公斤左右。这还不算蒸煮之后倒掉的残渣。这个配料比,就是中医看到也会哑然失笑吧。

熟悉中医的都知道,15g,是多数中药一份方剂的剂量。也就是说,一付中药的普通剂量,加上了157公斤的白酒,又加上了30公斤的糖水,就成了百病皆治的神药。

鸿茅药酒每瓶一般是500g,按照这个剂量,每瓶中含有的“有效”成分,大约都在PPM级别,即便这些药物有效,这个剂量也纯属开玩笑级别。因为你得喝374瓶鸿茅药酒,才相当于喝了一剂普通中药。当然,实事求是地说,鸿茅药酒里何首乌,附子等几付有毒的药材,在这个剂量下毒性也基本可以忽略(但酒依然是一级致癌物)。

是不是很有些熟悉?我看到这里,一下子就想了康师傅方便面一年只杀一头牛的故事。微博上有位医生说得更损,说这个剂量,大致就相当于往长江里打了颗鸡蛋,整个长江流域都吃到了蛋花汤。

可以这么说,鸿茅药酒就是白酒兑红糖,怕颜色不够,加了一些红曲做增色剂,又加了一些调味料。但就是这么个红糖料酒,却卖到每瓶300块钱。

有人可能会不同意我的结论,说,你看西药里的主要成分不也是淀粉么?化学成分也非常少。鸿茅药酒是神药,药材含量虽然少,有效就行啊。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嘛。

听起来也挺有道理。

但是,更大的可能是,187公斤里的那一公斤药材,可能也是假的。

咱们接着往下看。

这份鸿茅药酒的方剂里,明确有豹骨,每份是15g。在这份方剂里,豹骨属于核心药材,加工也是单独进行的。“豹骨加五倍水煎煮10小时,致胶尽。将煎煮滤过,滤液浓缩至稠膏状,放冷,备用”。每份15克的剂量分散到374瓶酒里,虽然可以忽略不计,但架不住鸿茅药酒的产量高啊。工商信息显示,自2007年11月起,鸿茅药酒所属公司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28.220, 1.93, 7.34%)有限公司建设规模达到年产药酒15000吨。简单测算可知,鸿茅药酒每年需要1203公斤豹骨。

这是一个相当骇人的数字。

即便每头豹子有5公斤骨头,每年也需要240只成年豹子才能满足鸿茅药酒的生产。根据国家林业部公布的数据,我国境内一共只有3310只。

image

鸿茅药酒“重要药材” 豹骨

那么问题来了,鸿茅药酒到底有没有按照中国药典上的方剂使用豹骨呢?如果使用了,这些豹骨是哪里来的?鸿茅药酒前几天在接受澎湃记者的采访时说,他们的豹骨都是在国家禁止猎杀和交易豹骨之前的库存。我们想知道的是,鸿茅药酒每年需要240只豹骨维持生产,他们库存的豹骨到底有多少?如果不是库存的豹骨,那按照刑法的规定,豹子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猎杀和交易都是违法犯罪行为,鸿茅药酒的豹骨到底是哪来的?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鸿茅药酒里根本就不含所谓的豹骨,或者几根乾隆年间的豹子骨头,一直使用到现在。各位觉得上述两种可能哪一种比较符合实际?我觉得是后一种。毕竟鸿茅药酒就算是想铤而走险花高价去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豹子,他们也买不到足够的豹子。或者这么说,如果鸿茅药酒里含有足够分量的豹骨,那中国境内的所有豹子,早就被鸿茅药酒赶尽杀绝了。

其实,不光是豹骨,媒体了解到的信息是,鸿茅药酒的质控里,根本就没有贵细药材的检测。所以,说鸿茅药酒就是白酒加红糖,一点都没冤枉它。

这就是一个靠广告忽悠开路,骗取无数老年人钱财的产品。

现如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鸿茅药酒的调查已经有将近一周,鸿茅药酒到底是药酒还是料酒,到底有没有严格按照方剂生产,是不是属于假药劣药,欺诈消费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应该尽早给出调查结论。

王志安,1968年4月21日出生,籍贯吉林九台,生长在陕西,先后毕业于武汉大学、北京大学。1998年进入央视,先后从事记者、编辑和策划等工作,2009年8月任央视专职评论员,2011年9月任《新闻调查》调查记者。王志安认为应敬畏市场,但不认为政府完全不能干预,主张监督政府权力,但反对用谣言抹黑。
王志安微博:https://m.weibo.cn/p/1005051670421223

XM AD

如风,发表在小民文摘打印此文

本站为姜哥创建的一介小民,内容大多为原创。创作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

发表评论


4 + 27 = ?

  1. 钟水洲
    钟水洲 @回复

    博主文章好精彩咯 膜拜咯!兴偕

  2. 周松松博客
    周松松博客 @回复

    唉,现在都不敢相信大品牌了!欢迎加入博客圈站长交流群,群聊号码:571334199